【摘要】清明将至,近几日,北京各祭扫点开始接待清明祭扫预约客流,周末两天约有4.6万人到现场祭扫。

清明将至,近几日,北京各祭扫点开始接待清明祭扫预约客流,周末两天约有4.6万人到现场祭扫。市民对于今年采取的预约祭扫、身份核验、体温检测、仪式从简、禁止烧纸、不预约不得进入等举措给予充分理解和积极配合。各扫墓点平稳有序,秩序良好。

今年清明首个周末祭扫服务接待日,在东郊殡仪馆,进门监测体温、2小时消毒一次、提供免费绢花、电话预约祭扫……一系列祭扫服务工作正井然有序开展。为了服务不能现场祭扫的家属,全市各祭扫点均推出了代祭服务。东郊殡仪馆专门成立了代祭小组,应家属需求,免费提供个性化的代祭服务。因疫情期间未举办告别仪式的,在疫情结束后殡仪馆将免费为家属提供追思服务。

代祭仪式全程录像

“春回大地,又逢一年清明时,疫情虽阻挡了家人赶来的脚步,却无法隔断骨肉亲情。我们在此为亲人举行代祭仪式,共同追忆,寄托哀思。”昨天下午2点,一场代祭仪式在东郊殡仪馆骨灰寄存楼“菊堂”内举行。

“请为亲人净扫吉宅,扫去浮尘。”骨灰堂工作人员沈文博站在一侧,一字一顿,庄重地念着旁白。主祭人恽斌身着一身黑色西装,用双手缓缓打开骨灰格位的玻璃门,整理好逝者灵盒底下的红色垫布,正了正逝者灵盒的位置,拿起一张湿纸巾,仔细擦拭逝者灵盒及格位内的随葬物品。

站在另一侧的武智超将一只水晶兔摆件递给恽斌。恽斌接过之后,仔细擦拭了一遍,轻轻安放在逝者灵盒左侧。因为家属在电话里曾说,逝者属兔,希望添一个生肖摆件。

“请为亲人敬献花篮,愿百花相随,锦绣常伴。”沈文博的话音未落,武智超就已经将提前准备好的新绢花篮递到了恽斌手上。家属介绍,逝者生前喜欢颜色鲜艳的花朵,武智超专门挑了一个色彩艳丽的小花篮,敬献给逝者。随后,恽斌代替家属,向逝者的骨灰鞠了一躬。

三个人配合默契,大约两分半钟,代祭仪式结束。虽然时间不长,但每个步骤都庄严神圣。一旁的沈文博手持相机录下了整个仪式,他们准备将这段视频发给家属,让家属放心。逝者家属个性化要求尽量满足。

逝者家属个性化要求尽量满足

高高瘦瘦的恽斌是这次代祭仪式的主祭人,1986年出生的他已经是东郊殡仪馆骨灰堂主任。恽斌介绍,去年清明节过后,殡仪馆就开始研究怎样更好地为不能前来祭奠的家属服务。“有的逝者家属身体不好,岁数大了,无法到达现场,也有的不在北京,不方便前来祭拜。”

整个代祭仪式参考了告别仪式的内容,但时间更为简短。为了让仪式既庄重又让家属满意,他们会提前咨询家属,对于家属们的诉求也会尽可能满足。

“有的逝者信佛,就应家属要求在代祭的时候播放佛教音乐;有的逝者生前喜欢素雅的颜色,就帮着放一些素净的花束;有的生前喜欢喝酒,就给添个小酒杯;有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代祭的时候行注目礼即可,不用鞠躬……事无巨细,我们尽量让家属满意。”

恽斌说,这里是逝者人生的最后一站,代祭是一个很神圣的事情。“给逝者服务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逝去的爷爷奶奶,很能理解逝者家属的心情。所以,我就当这些逝者是我的亲人,一步一步、认真仔细地完成,让自己全身心投入其中。”

代祭日服务量不设上限

据东郊殡仪馆馆长白峰介绍,目前约有1万份骨灰存于东郊殡仪馆的骨灰堂内。清明将近,加上疫情,有的逝者家属出门不便,很多人会选择代祭服务。清明祭扫接待日期间,网络预约和电话预约量每天最多300人,但代祭的日服务量没有上限,家属说哪天祭扫就哪天。

白峰还透露,有的逝者火化之后会先把骨灰暂时寄存在骨灰堂,按照往年的习惯,家属往往会选择在清明节前将骨灰下葬,但今年疫情来袭,很多骨灰一直存放在骨灰堂没有被及时取走。为此,春节前东郊殡仪馆将骨灰堂局部改建,增加了2000个格位,以应对存放需求。

因疫情未能举行告别仪式的

疫情结束后免费提供追思服务

从1月24日起,为减少人员聚集,北京要求全市各殡仪馆暂停遗体告别仪式,取消并严格控制家属人员入馆数量。对于这样的要求,有的家属一开始不能理解。

疫情无情,但服务有情。为了缓解家属的情绪,东郊殡仪馆主动提出为逝者敬献鲜花,并让家属填写寄语牌放到骨灰袋中,以寄托哀思。疫情期间无法举行告别仪式的,等疫情结束后,有需要的家属可与殡仪馆预约,馆内将免费为家属提供追思服务。

在东郊殡仪馆骨灰堂西侧,四个新打造的祭奠室已经就位。这里全部按照中式风格进行装修,木质地板、苏绣挂画、中式祭台、桌椅、蒲团等一应俱全,可提供私密的空间供家属使用,以追思逝者。“等疫情结束后,这里将向有需要的家属免费开放。”白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