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民国时期北京城里的孝子孝服为:头戴口袋底式的白色孝帽,上面缀有棉球,长子钉一个,次子钉两个,余者类推。

明代 《御制孝兹录》中的小功全服

民国时期北京城里的孝子孝服为:头戴口袋底式的白色孝帽,上面缀有棉球,长子钉一个,次子钉两个,余者类推。南方人戴用竹皮做成三道梁,并带有纱布帘的三梁冠。身上一律穿白色孝袍,大领,无纽绊,只钉飘带,下摆不缝边。孝袍里为灰布衬农。腰间束白布孝带。脚穿青布鞋,绷上粗白布;如果双亲均去世,就将鞋蒙严,如果还有一亲在世,则露点青后跟。孝妇例用麻花包头和搭头布。其用粗白布拧成麻花,捻成圈,如帽口大,套在头上,前高后低,成桃形花圈状,谓之麻花包头。下垫方布,谓之搭头布。麻花包头以花少为服重,妻为其夫,大儿媳为公婆穿孝,均初单花包头。中的小功全雕围用单花包头。妻为丈夫穿孝,麻花包头上还有白棉球5个,姨太太包头上只有3个,儿媳、女儿等也有3个,但当中1个是红的。

其次,齐衰服也是用本色粗麻布制成,但缝衣边。孙子女为相父母穿此孝服。孙子孝帽上钉红棉球,长孙钉一个,次孙钉两个,余者类推。孙媳希三花包头,插一个小红“福”字。未嫁的孙女用长孝带子在头上围一条宽箍,结于头后,余下垂脊背,头上亦插一小红“福”字。孙子女孝袍的肩上钉一块红布,男左女右,谓之“钉红儿”,这红布有的剪成蝙蝠样.有的为其他图案。重孙孝帽上钉粉色棉球,亦长孙1个,次孙2个,以此类推。孝袍肩上钉红布两块,亦男左女右,谓之“钉双补丁”。元孙丧服的肩上钉3个红色补丁。青布鞋上一律绷上粗白布,但后跟处蒙上一寸红布。

其三,北京的大功丧服用本色熟麻布做成,为伯叔父、伯叔母、堂兄弟、未嫁的堂姐妹,以及出嫁的女儿为母亲、叔伯父、兄弟服丧时穿。小功服则用较细的本色熟麻布制作,为从祖父母、堂伯叔父母、未嫁祖姑、已嫁堂姐妹、兄弟之妻、外祖父母、母舅、母姨等穿用,同时,也不用束孝带子,不用绷白鞋。外孙为外祖父母穿孝时,孝袍肩上需钉蓝布一块,也是男左女右。重外孙则钉两块。缌麻服用漂白布制,俗称“漂孝”。为曾祖父母、族伯父母、族兄弟姐妹、岳父母等服孝穿此,一般只有孝袍,没有孝帽,也没有束腰带子。女眷穿此服的,仅在头上围一条窄窄的白布箍,或戴一个白“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