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哭丧之风,其实古已有之,汉晋时代早已兴起,并且发展成为古代诗歌中挽歌的源头,算起来也是传统文化之一脉。

哭丧之风,其实古已有之,汉晋时代早已兴起,并且发展成为古代诗歌中挽歌的源头,算起来也是传统文化之一脉。千年以降,哭丧之“艺术”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内容和独有的风格。若细细搜集一下,说不定还能整出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来,当然这个遗产搜集整理还真不知道有没有人去做过。毕竟鲁迅先生在《拿来主义》里说得分明,对待古代文化要批判接受,切不可“欣欣然蹩进卧室,大吸剩下的鸦片”。

如今一种旧习又在乡间悄然兴起—请人哭丧。葬礼之上妇人专门替人哭丧,哭声凄厉,震动周遭,声律“婉转”,直上九霄。个别职业哭丧人居然还能拖腔拔调,高音钢丝钻空,直攀《忐忑》,低音如泣如诉,堪比《阿姐鼓》,也是一绝。近日,有网友在虎山论坛上发帖提到温岭乡间最近亦出现请人哭丧之旧习,迅速引发网友热议,骂声虽不绝于耳,但亦有零星倡导之音。

走心之余,需要正宗的文化形式。人们常说的“死者为大”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死去的人应当受到尊重。怎么体现尊重,传统中国自有丧葬文化,规定了一整套完整的程式礼仪。其中哭丧是丧葬程式里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常在电影里看到的是,漫天的纸钱,雪白的孝服,飘飞的经幡,一群忧伤的人群里,有几个哭的死去活来的身影,特别感人,催人泪下。

中国传统礼仪特别注重形式,因为形式本身就是礼仪最重要的内容。所以孔夫子怒斥居然僭越礼仪铺张阵容的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而遍观当下乡间各种葬礼,大多已经走形走样。西式花车长条林肯庄严开道,杂牌乐队吹吹打打流行歌曲各种走调,和尚道士大模大样超度作法,如今又整出几个哭丧妇人声动街道,真好比是足蹬运动鞋头戴西瓜帽,穿着西服唱起京剧,这次第怎一个“乱”字了得!

走心用心,形式统一,沉淀文化,这才是动人动心的“葬礼好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