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5岁的杨薇薇作为北京第一个专业入殓师,四年来经历了各种各样悲苦的生死离别。曾一度面对家人的不理解,社会的歧视,以及自己的煎熬诸多困难和心理障碍,但这些最终都随着对于生命的尊重和职业的神圣感,被逐一克服。如今,她凭借着精湛的美容技术,赢得了

       25岁的杨薇薇作为北京第一个专业入殓师,四年来经历了各种各样悲苦的生死离别。曾一度面对家人的不理解,社会的歧视,以及自己的煎熬诸多困难和心理障碍,但这些最终都随着对于生命的尊重和职业的神圣感,被逐一克服。如今,她凭借着精湛的美容技术,赢得了人们的赞许,被称为“在死亡中往来穿梭的天使”。

面对择业困难勇敢转入殡葬专业
    大三时,杨薇薇发现自己的专业在社会上的认可度并不高,择业压力成了让人头疼的事情。这时,学校鼓励同学们转到别的专业,杨薇薇觉得殡葬是个冷门又是新兴行业,毕业后应该比较容易就业,于是,勇敢的薇薇决定从社会工作专业转到现代殡仪技术专业。
    在中国,传统观念认为与死人接触是不吉利的事情,言谈话语中也都避免谈“死”字,葬礼等的话题其实还算是一个禁忌。而薇薇选择的专业,就是社会上有些歧视的工作,在遗体火化前进行清洗、化妆和防腐处理。这样的选择遭到了母亲的强烈反对,担心作为女孩子每天接触死人会对以后的择偶、婚姻有影响。但是父亲却认为殡葬工作是行善积德,这种尊重劳动的思想鼓励了薇薇。

克服心理障碍成首位女入殓师
    说服母亲后,这个花季女孩,如愿选择了殡仪专业。但真正接触到这个行业,挑战立刻出现在了她面前。大四的最后半年,杨薇薇去杭州实习。薇薇回忆第一次接触尸体时还记忆犹新:“给逝者刮胡子的时候,我不小心碰到了逝者的牙齿,我吓坏了,以为他咬了我一口。”为了锻炼她的胆量,师傅特别安排她和5个同学住在殡仪馆守灵的屋子,对面是停尸房,殡仪馆在山上,时间长了她渐渐克服了这种恐惧。
    而这还不是最大的困难,最难的是要面对逝者家属痛苦的离别场面,看到别人哭得那么厉害,自己也控制不住情绪跟着哭。2010年,21岁毕业的杨薇薇来到八宝山殡仪馆上班,这之前北京还没有一个专业的女入殓师,杨薇薇成为了北京殡葬史上的第一人,她精湛的美容技术得到了很多逝者家属的赞许。

职业神圣感影响着生活感悟
    杨薇薇每天要为五六具遗体整容,几年下来已为近万具遗体整容。给遗体整容没有时间标准,短则20多分钟,长则几天。有些逝者是自然死亡,涂上一层柔柔的淡妆就不再变得“冰冷”,人也显得精神很多。安详体面的送逝者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也是给生者最后一次将厚重难言的情感释放出来的机会。如今,已经又有两个女孩加入了这个行业,她们三个组成了一间“整容室”。“做这行让我觉得挺自豪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薇薇说,“每次看到家属满意或对我说句‘谢谢’时,就觉得特别满足。”工作的神圣感影响着她对于生活的感悟,整日面对悲苦的生死离别,让她更加懂得珍惜我们拥有却常常忽略的美好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