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后来人们发现,丢弃在荒野里的尸体,常被野兽吞食、苍蝇叮咬等。于是觉得这种安葬方式不合乎人情,大家于心不忍,才把尸体就地掩埋,于是就有了把尸体埋葬入土的葬俗。

上古时期的人类是如何埋葬死者的?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不少学者探寻过这个问题。战国时期儒家代表人物——孟子认为:上古时期是没有埋葬这一丧俗的,人死后把尸体丢弃在荒野沟壑中就算了。后来人们发现,丢弃在荒野里的尸体,常被野兽吞食、苍蝇叮咬等。于是觉得这种安葬方式不合乎人情,大家于心不忍,才把尸体就地掩埋,于是就有了把尸体埋葬入土的葬俗。

原始人的群居生活

同样的观点在吕不韦的《吕氏春秋·孟冬纪》中也有记载,书中认为:“孝子之重其亲也,慈亲之爱其子也。病于肌骨,性也。所重所爱,死而弃之沟壑,人之情不忍为也,故有葬死之义。葬也者,藏也。”其大意是上古不掩埋尸体的葬法不合乎人情,所以人们就采用埋葬的方式安葬逝者,从而有了传统的土葬。

而集古典哲学文化之大成的《易经》则这样认为,说上古时期已经有了埋葬的习俗,只不过比较简单而已。人们埋葬死者的方式,就是挖个土坑把尸体放进去,上面用柴草加以掩埋,没有专一用来埋葬的工具,也不起坟堆,同时还认为上古时期没有丧礼习俗,这种说法似乎与吕不韦等人的观点相矛盾。

周口店遗址入口

事实上孟子的观点与《周易》所言的土葬并非矛盾关系。孟子等人的言论,说的是土葬的起源问题。而《周易》记载的事实,是土葬形成初期的事情。据考古学家发现,大约在距今27000年前的周口店山顶洞人,早已有了土葬的风俗。在山顶洞墓葬里,有三个完整的头骨(一男二女)和其他一些人骨,显然这是当时有意安葬在洞里并加以掩埋的。

在这些人骨周围散布着赤铁矿粉,在女性头骨外的泥土里,发现有七颗经过磨钻、制作精美的穿孔小石珠。石珠表面均用赤铁矿粉染成红色,据专家推测,这极有可能是女性的装饰品。此外还有燧石石器和穿孔的兽牙等物,根据这类墓葬遗存和随葬品的情况,许多学者认为,这种墓葬方式与传统灵魂观念和原始巫术有关。红色极有可能象征着鲜血和生命,以希望死者能够复生进而继续存活;或者表示人没有死亡,只是长眠而已;亦或是希望死者的亡魂到另一个世界后能够继续生存等等。

周口店遗址原始墓葬

从周口店人遗存的墓葬遗迹中,我们可以发现,当时的人们已经有了人世间外有另一个世界存在的观念,同时也有了人的灵魂与肉体分离的观念,因此原始朴素的丧葬习俗得以产生,并希望去世的人在另一个世界中能和阳世的人一样生活。

人类进入新时期时代后,灵魂不灭的观念得到进一步发展。如在半坡人小孩的墓葬里,用作盖子的钵或盆的底部都有人工打制的小孔,而这个小孔的用途就是让死去小孩的灵魂通过得以与亲人相见,正是在这一个时期,土葬这种安葬方式得以扩大。

在距今7000年至8000左右的山东北辛文化、河南裴李岗文化、陕西老官台文化遗址中发现的墓葬礼,墓穴是简单的土坑式,而且当时已经有了相对固定的墓地,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使用葬具装殓死者土葬的习俗。如半坡和庙底沟类型遗址的瓮棺、大汶口文化晚期的木椁和江苏灌云大伊山遗址的石棺,多有葬具棺椁的存在。

周口店遗址山顶洞

新石器时代土葬的随葬品,多为死者生前使用过的生活、生产用具。诸如在男性的坟墓中,多有石刀、石斧等,而在女性坟墓中多有纺轮、骨器等,墓穴里随葬品的分类,反映了当时生产的分工。随葬的生活用具主要有炊煮盛食用的釜、鬲、罐盆等陶器;有的墓穴里甚至有了权威的象征物随葬,如大汶口墓地的獐牙钩形器、玉铲,河南濮阳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M45的蚌壳摆塑的龙虎等。

这种现象正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生前认为最珍贵的物品都与已死的占有者一起殉葬到坟墓中,以便他在幽冥中能继续使用。”这表明最迟在新石器时代中晚期,人们已开始为死者准备死后生活的场所和用具,并用一定的丧葬礼俗,把死者的亡魂引到它应该去的地方。这些象征着权威的随葬品,反映了当时的人们已经有了灵魂、祖灵、祖先的崇拜的观念。

大汶口文化墓葬

从对考古遗迹的挖掘中人们还发现,不同地区的埋葬方式也不尽相同。如黄河中下游的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的墓穴里,安葬遗体的方式多为仰身直肢,偶尔也有屈肢和俯身葬,后者可能是凶死者。在黄河上游的马家窑文化和齐家文化里,除了仰身直肢葬外还流行屈肢葬。又如在仰韶文化的墓葬中,死者尸体的头部多向西,而在大汶口文化遗址中,死者尸体的头部多向东。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不同地域、不同部落有着不同的丧葬习俗。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在灵魂不死观念形成以后,与安葬相关的葬俗也随之形成,并在后世的生活中不断丰富并形成完善的体系。

裴李岗文化墓葬

这种不断丰富和完善的过程,最迟到西周、东周时期已经完成。因此人们才得以在诸子百家的文献中,清楚地看到早起墓葬遗存中所反映出来的朴素的思想观念。如《礼记·祭义》云:“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骨肉毙于下,阴为野土,其气发扬于上,为昭明。”《韩诗外传》曰:“人死曰鬼,鬼者归也。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土。”《礼记·郊特牲》也说人死后“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也就是说当时的人们已把生活世界构建为三个部分,即天堂、阴间和阳世。生活在阳世的人死后为鬼,鬼有双重性,肉身归为土地,魂魄归为天堂。所以人死后肉体应埋于土中,这样人的灵魂才得以升入天堂,以另一种方式获得新生或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生存与生活”,从而在汉民族中形成了入土为安、尊命、事鬼、敬神等观念。正是在这种观念的引导下,传统土葬才得以兴盛起来,并逐渐形成了汉民族特有的丧葬文化而延续至今。(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参考文献:《礼记》、《吕氏春秋》、《中国民俗文化精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