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苏轼词,以豪放风格见长,读之给人气势磅礴、恢弘豪迈之感。然而,我们今天要欣赏的这首词,则是苏轼为纪念亡妻而作的悼亡词《江城子》。 纵观悼亡词,以苏轼的《江城子》为最

苏轼词,以豪放风格见长,读之给人气势磅礴、恢弘豪迈之感。然而,我们今天要欣赏的这首词,则是苏轼为纪念亡妻而作的悼亡词《江城子》。

苏轼画像

纵观悼亡词,以苏轼的《江城子》为最优,全词开篇便以“十年生死两茫茫……”把读者引入到遥寄哀思的悲情中,可以说是悼亡词的千古绝唱。

接下来一起欣赏《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宋·苏轼,全词如下: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画像

该词创作于公元一零七五年(熙宁八年)正月二十日,身在山东密州(今诸城市)的苏轼因夜晚梦到爱妻王氏,醒后便写了这首“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的千古悼亡词。

苏轼生活画像

全词开篇便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词句排空而下,直抒胸臆,抒发作者对亡妻的思念,令人既感且佩。

“十年生死两茫茫”,写其妻王氏去世十年,其间苏轼辗转于仕途,因反对王安石变法遭到新势力的排挤,从而辗转于至山东密州。到密州后又遇连年灾害,受生活所迫,每日只能以吃杞菊为食,生者尚能苟活于世,想起十年前的亡妻,心中便多了无限惆怅、感慨。

苏轼独坐画像

“不思量、自难忘”,不经常想念,并不代表已经忘却,这种把思念之情埋藏于心底的苦楚,是任何时刻都难以忘怀的。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想到妻子英年早逝,相隔关山重重,现实的凄苦和对亡妻的思念之情,却无法找到倾诉的对象。这种抹煞了生死界的表现手法,把作者孤独寂寞、凄惶无助的心境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苏轼赏梅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三个长短句一气呵成,把现实与梦境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生死离别后的种种悲愤、现实中苍老的容颜、衰弱的身体,再现了作者无奈和悲愤的心境。用假设的修辞手法,即使再次相逢,满脸的粉尘和斑白的头发,又怎么能够认得出来呢?这一传神的形象表达,极写作者十年后的沧桑与衰老,同时把对亡妻的思念也得到了进一步升华。

苏轼画像

下片头五句,才真正写作者的梦境。夜来幽梦忽还乡,直接叙事,转入梦境。写自己梦回故里,看到窗前正在梳妆的发妻,久别重逢,没有相见时的欣喜,而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以“此时无声胜有声”写实手法,把千言万语想对妻子说的话,运用“泪千行”形象地表现出来。

最后三句,从梦境又回到了现实。作者推己及人,遥想亡妻一个人孤零零地守护故乡凄冷明月夜的心境,用亡妻的凄苦无助,极力表达对亡妻深深的思念。不说自己的境遇,反说对方的凄惶无助,这样的反衬手法,使词的意蕴更加深远,意境更加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