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尚于博生活照 新浪娱乐讯 2月1日是青年演员尚于博去世百日纪念日。尚于博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曾拍摄过《迅雷急先锋》《杜拉拉升职记》等影视剧。2011年11月13日,尚于博经纪人发声明证实其因患抑郁症,于2011年10月25日在北京跳楼自杀身亡。时值其去世百日

新浪娱乐讯 2月1日是青年演员尚于博去世百日纪念日。尚于博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曾拍摄过《迅雷急先锋》《杜拉拉升职记》等影视剧。2011年11月13日,尚于博经纪人发声明证实其因患抑郁症,于2011年10月25日在北京跳楼自杀身亡。时值其去世百日,尚于博经纪人张世凤

  发文悼念,全文如下:

  尚于博 地心引力上的记忆

  时间如果可以被收买,我相信一定会选择2011年的10月25日,这一天,尚于博主演的两部电视剧正在多个电视台同时上映,而倍受抑郁症折磨的他却被病魔夺去生命。3天后,亲友强忍悲痛再次更新他的微博,发布了一张他站在雪山前的旅游照,让记忆定格在他充满阳光微笑的瞬间。

  当时,尚无外人知道他已离世的消息,对于消息的封闭,一则是回避家中一直疼他念他的老奶奶知悉,二则是父母无法猝然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不幸,于是将消息锁紧在泪水所及的范围里,怕跑出了目光便又丢失不见。其实,每个人都需要时间来劝慰自己接受这伤逝,也需要时间为亡人做出最妥帖的安排,于是悲痛一直被压制到11月13日,这一天,尚于博的葬礼在昌平南口镇的天寿陵园举行,亲友将他生前照片刻在硕大的墓碑上,也将“走遍千山万水,体验各种人生”镌刻于墓碑之上,对他的人生做最后的注脚。

  那一天,他离世的消息铺天盖地的布满所有舆论平台。整个世界都在念叨尚于博这个名字。只是他已默不作声,在粉白色的花海掩映中,微笑依旧。自此,微笑与忧伤并存。也是从那一天之后,人们开始了解到一个新的学术名词:微笑抑郁症——抑郁症中最特殊的一种。大家能记住的只有他留给众人的阳光和微笑,却无法体会他一个人与抑郁对抗的痛苦。

  降落到地面上的记忆,摔痛了灵魂。

  专家说,抑郁症病魔使抑郁症病者最后会失去主观意识。尚于博在离世前的最后一句话“看到一片好美的景色!”我相信那纵身一跃并非是出于绝望,恰恰是对解脱的一种?在向往,像向往一种理想一样。像不曾对自己说谎一样。

  从张国荣到贾宏声再到尚于博,这种选择尽管太过惨痛,却无疑是同一种真实的表达。

  就当他是离家出走的孩子吧。

  时至今日,于博奶奶尚未知道他离世的消息,朋友说,长久不见定会被老人追问,若被问起,只好骗老人说他在日本出家。有时候,谎言是为了更好的疗伤。一个窗口,两个世界。在路上,或者在天堂。所以,留在记忆中的他,从此便成了离家出走的孩子。所以,作为演员,尚于博数十部作品确实已体验过各种人生,而作为83年的男子,他确实还未曾老过。他重复计算了时间光,却懒得再重新核对一次结果。

  鞭炮的鸣响带着新的一年扑面而来,100天,地心引力上的记忆即使会泛黄,也必定在春风中重新生长,繁华中一幕未竟的表演,也是一次决绝的转场吧,爱过的人始终还在爱着,不敢遗忘。只是将思念换做祈祷,如一首《烟花烫》唱过那样:你在何方都一样,因为要做一个有心的人会注定悲伤,但信无苦无痛在他方延续你的辉煌,因为爱过共同渡过的人才终身难忘,当风再起时陪你再唱。

  风注定会再起,在春暖花开的地方,希望也一样,你只是提前走了100天,剩下的岁月,我们会带着你演过的角色,继续行向远方,把地心引力上的记忆直接铺到地平线的终点。正如他的家人直面悲痛撑起“尚于博慈善基金”一样,我们都会沿着地心引力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