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的生老病死,是不可改变的自然规律。丧葬作为人生最后一次生活仪礼,最为隆重、肃穆,但是也相当繁琐。那么北京这边老人去世风俗有哪些?丧葬礼仪大全谁来给说下。

人的生老病死,是不可改变的自然规律。丧葬作为人生最后一次生活仪礼,最为隆重、肃穆,但是也相当繁琐。那么北京这边老人去世风俗有哪些?丧葬礼仪大全谁来给说下。

丧葬

丧葬仪礼是原始观念和封建观念的一种反映,是佛、道两教的宗教仪式和纯民俗的综合形式,繁琐复杂,有“倒头”、“接三”、“送库”、“成主”、“发引”、“烧伞”、“烧船桥”、“一百天”、“办周年”等许多讲究、说词。

一、倒 头

“倒头”,即当病人尚未咽气之前,就从原来住的炕上换到另外准备床板(叫太平床或吉祥床)上,说是不能叫死人背着炕走,否则不吉利。趁病人还没咽气,

首先将寿衣给他穿好,咽气后,如果死者上边没有长辈就将尸体停放在堂屋正中,否则只能停放在偏房,叫“小殓”。然后就是报丧,丧家给至亲好友送信,请来

“探丧”,瞻谒遗容。接下来就是请“阴阳先生”来验视死者,开具“殃榜”,说明择何是入殓等,亲属人等穿孝、戴孝,置办棺材,搭丧棚、设灵堂、停灵等。

二、接 三

“接三”,即旧时死了人,三天之夕必须“接三”,也叫“迎三”,“送三”,说人死三天其亡灵就要到地府阴曹去了,或被神、佛或神、佛的使者金童玉女迎

接去了。接三前要到冥衣铺按一定尺码、款式、质量糊一份车马、箱子;接三之日,要举行奏吹鼓乐,迎亲朋吊唁,焚化纸糊车马等活动。

三、送 库

“送库”,是指给亡人祈建的道场圆满时,由丧属捧着给佛的黄表(荐亡文书)到指定的广场去焚化事先彩纸糊的楼库及其他纸活冥器。这时请和尚诵经--“禅经诵库”,是必不可少的。

四、成 主

“成主”,也叫点主、题主,是封建家族族谱后续仪程。此举多为仕宦之家所为。仕宦之家死了长辈,为了续上族谱,确立死者在宗庙的地位,在“发引”之

前,择吉为死者在宗庙立个木头做的牌位(也叫“神主”、“木主”)。牌位上书:“显考某公讳某某府君之位”,“位”字上边的一点须用朱笔点上一红点,叫做

成主,也叫点主。

“点主”一般由死者生前友好来做,一般人家是请和尚点主,仕宦之家或富豪则请社会各流点主,前清遗老常给人家点主,如清末科状元刘春霖就曾给吴佩孚和

上海大资本家、犹太人哈同点过主,徐世昌给袁世凯点过主。但不能请法官点主,因为他常用笔勾决犯人。点主时要举行仪程繁琐的点主仪式。

五、发 引

“发引”,俗称出殡,即将灵棺从家里或庙堂抬到坟地去埋葬。经过辞灵、出堂起杠摔盆、扬纸钞、排出殡行列、下殡、葬后收尾等一整套仪程琐礼,方“入土为安”。

六、烧 伞

“烧伞”。迷信传说,亡人到“五七”(三十五天)时,在阴曹地府要过五殿阎君一关。五殿阎君是包公(包文正)转来的,他一生无女,很喜爱女儿和花朵,

因此,如果亡人能用插上花朵的伞盖遮住身子,让包公误以为是少女,不加盘查,就可以顺利过关。所以,丧家照例由姑奶奶(已出门子的女儿)出钱给糊一把伞,

并插上五朵石榴花,送到坟地焚化,叫“烧伞”。

七、烧船桥

“烧船桥”。人死六十天,叫“旮(音灰)河”之期,迷信传说亡人这天要在阴间过河,所以家属要糊船一只,金桥、银桥各一座,通过僧、道诵经“加持”后,予以焚化,亡人就可以乘法船,过金桥、银桥到达西方极乐世界彼岸了。人们把这一举动叫“烧船桥”。

旧历六月初六本不为节,因时值盛暑物医霉烂损坏,因此,老北京上至皇室,下至黎民都有晾晒、洗浴活动的习惯。

八、一百天

“一百天”。旧时,死人一百天是个大祭,完成百天大祭仪式以后,孝属们就可以脱去重孝(白孝袍)换成灰色的衣服,也可以剃头了。

富户办一百天也像“送库”那样,门前置大鼓锣架,设乐、挂白、兰两色彩子,或搭素花牌楼。院内搭大棚,设祭堂,悬影,摆供,请僧、道诵经办道场;糊楼

库、墩箱、金山、银山,绸缎尺头等纸活等。有请亲友的,也有只念经送库,不请亲友的。请亲友,席面一般也是从简。一般户办百天,只是在家设奠,近亲来祭,

也只是烧几个装有冥银的“包裹”了事。

九、办周年

“办周年”。旧时北京人给死人办周年办“单”,不办“双”。父、母死后一年叫“小祥”,可办一周年,也叫追祭。父、母死后二年叫“大祥”,没有办二周年的。少数有办三周年的,以后则不再办,极个别的富户有办十周年的。

办周年也是旧时对亡人的一种凭吊形式。周年之日,门外置大鼓锣,设乐。院内搭席棚,设酒席招待来祭亲友。正厅设祭堂,堂上悬影设位。富户多用番、道、禅三台经,做永日功德。并备冥楼一座库两座,杠箱四只,其它纸活冥器不限。当天到晚间六时左右送库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