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 天顺祥 旗下网站 购墓流程|新手指导 24小时购墓咨询热线:400-6869-851

当前位置:主页 > 殡葬常识 >

女地下党60年后“还乡” 骨灰暂放八宝山 清明入土为安

 2011-01-03 22:03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朱枫的外孙女迎接骨灰坛


 


 

 

朱枫烈士就义的照片(资料图片)

这是一次跨越60年的寻找:南京的女儿寻找母亲、江苏的作家寻找英雄、台湾的记者寻找历史。2010年12月9日,他们共同寻找的1950年“轰动台湾间谍案四要角”之一的朱枫,跨过了那湾浅浅的海水——“回家”了。

老照片背后的谍战风云

当日中午12时40分,从台北起飞的BR716航班正点抵达北京。台湾中国生命集团董事长刘添财神色凝重走进机场的贵宾厅,胸前捧着一个白色圆桶状旅行袋,背带在身后交叉,他小心呵护的是袋内朱枫烈士的骨灰坛。

2000年12月,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老照片》丛书第十六辑上发表署名秦风的文章《战争后的战争》,在叙述“吴石、朱枫案”的经过时,配发了朱枫临刑前那张历史照片。

秦风所谓的“吴石、朱枫案”即1950年轰动台湾的“间谍案”。1950年6月10日16点30分,朱枫在台北马场町被处死刑,身中6枪而亡。和她一起被害的还有国民党3位将领,其中有国民党“参谋次长”吴石。此事,当时被媒体冠以“吴石、朱谌之(朱枫别名)间谍案”和“轰动台湾间谍案四要角”等名称,朱枫是其中唯一女性。

一个老人的寻人委托

“母亲牺牲的消息对我来说并不意外”,从9岁就被母亲送到儿童抗日团体之一台湾少年团的朱晓枫,深知母亲工作的危险性,因此当1950年春节过后,原本告知要回家的母亲迟迟未归时,朱晓枫就预感到母亲出事了。

1951年,毕业分配到南京军区卫生部的她接到母亲遇难台北的确切消息,自此改名朱晓枫,作为对母亲的纪念。“我年岁已大了,让母亲‘回家’是我最后的心愿”。自从看到那张母亲就义前的照片后,朱晓枫朝思暮想盼着能将母亲“接回家”。

获知朱晓枫的心愿后,因撰写《朱枫传》与朱晓枫相熟的江苏作家冯亦同找到了山东《老照片》的主编,得知笔名“秦风”的台湾作家、新闻和文史工作者徐宗懋将来大陆。2003年新春,朱晓枫夫妇在冯亦同的陪同下从南京赶到上海,拜会徐宗懋。

辗转找到烈士骨灰

朱晓枫告知徐宗懋:有消息说当年为母亲收尸的,是住在台北的姐夫王朴(又名王昌诚)和姐姐陈志毅(小名“阿菊”)。阿菊是朱枫已故丈夫陈绶卿前妻所生四个子女中的老幺。

回到台北后,徐宗懋马不停蹄开始寻找阿菊,最后在林正修的帮助下,找到了阿菊。阿菊说,朱枫被枪决后,“尸体是政府处理的”。

转机出现在2009年12月,现住上海的宜兴籍人士潘蓁在台湾参加“2009秋祭”,他意外地在辛亥第二殡仪馆提供的一份名册中,发现了“朱湛文”的名字——名册上编号77的无主骨灰坛署名为“朱湛文”。潘蓁认为“湛文”有可能是“谌之”二字之误。

接到潘蓁的电话后,徐宗懋托请他的大学同窗、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朱浤源教授帮忙寻找。5月6日,朱浤源终于发来了消息,经过公墓工作人员和自己数小时的翻检,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刻着“朱谌之”名字的骨灰坛。原来骨灰坛上的“朱谌之”几个字,“谌”和“之”都是连笔,所以才会被登记人员误写成“湛文”。

烈士骨灰暂放八宝山

时隔60年后,终于获悉母亲骨灰下落的消息,朱晓枫一家人的欣喜自不待言。

多年来,夫妇俩也曾准备赴台,但因种种原因,几次赴台的计划都搁浅。其后,朱晓枫一家开始了冗长的办理手续的过程,“我的身份需要公证,我和母亲的关系需要确认和公证”,朱晓枫对记者介绍,她找到了读书时的档案,在这份档案里,母亲一栏填的正是“朱谌之”。直到去年11月底,一切手续才全部办妥。

去年12月9日,由台湾中国生命集团董事长刘添财亲自护送的朱枫烈士骨灰坛飞抵北京。目前,朱枫的骨灰暂存在北京八宝山。朱晓枫一家正在商议如何安葬朱枫烈士。朱晓枫表示:今年清明时,母亲朱枫将入土为安。

返回首页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 预约看墓